熱銷補貨到,新品快閃優惠只到 05/31!新會員註冊再享 $100 購物金 立即前往
會員中心
新註冊會員立即領 $100 購物金!

綠藤十年選擇專欄

WeMo Scooter 創辦人吳昕霈專訪:用選擇,展現自己相信的價值觀|綠藤十年選擇專欄

22 11 月, 2020
Michelle Chang

「在即將畫下句點的 2020 年,有什麼是你想好好說聲感謝的呢?」

2020 年,疫情為全世界帶來了許多的不確定性和挑戰,同時也創造了沉澱的契機,更讓能好好生活的每一天,變得更彌足珍貴。身在台灣的我們,除了有說不完的感謝,藉著邁入創業第十年,綠藤希望將台灣過去十年所發生的點滴,以不一樣的方式留下紀錄。

因此,我們與同樣在創業路上擁有著信仰、並和綠藤產生出美好交集的十個品牌,一起在 11 月完成了屬於我們的選擇:【關於台灣的 N 道選擇題】,想和你一起分享。

WeMo Scooter 的選擇:將共享機制用於電動機車,降低對環境的污染

這次參與【關於台灣的 N 道選擇題】活動的其中一個品牌,便是致力打造「無特地租還地」即時電動機車租借的車聯網服務——【WeMo Scooter】(威摩科技)。成立於 2015 年,WeMo Scooter 由吳昕霈與三位高中同學共同打造,以「我們的機車」為品牌宗旨,希望以智慧交通服務,結合城市與生活,讓創新的車聯網營運模式也能推向海外。

經過幾年的累積,WeMo Scooter 在 2018 年完成了台北市全區布建,隔年 2 月也進入新北市,同年 10 月再進入高雄市建立據點,進一步擴大風景區的布建。

Photo Credit: WeMo Scooter

我們看見 WeMo Scooter 在電動機車服務,以及打造智慧環保生活生態系所投入的心血;這些正向行動,都讓綠藤感到欽佩,並想說聲謝謝:謝謝你們,為了相信的事,選擇不一樣的路,也為台灣帶來了新的可能性。謝謝你們,同行在這條創業路上,讓我們在低潮時,知道另一個擁有信仰的品牌也在努力著。

我們希望 WeMo Scooter 這樣的一面,有機會讓更多人看見,並讓更多人一起做出好一點的選擇,因此這回專訪了共同創辦人暨執行長吳昕霈(以下稱 Jeffrey),邀請他來聊聊為現在和未來所做出的選擇,以及這些選擇對他的意義。

《現在的選擇》

吳昕霈:跳脫既有限制,才有機會用創新的服務帶來改變

近幾年可經常見到 WeMo Scooter 的身影,穿梭於大台北地區和高雄市區的街景中;我們好奇詢問 Jeffrey,一開始大家對於這個產業或 WeMo Scooter 在做的「共享智慧機車」有過什麼誤解?「我覺得一般人比較容易糾結在『共享』這兩個字,很多人會覺得我們並不是真共享,因為共享應該是把自己的閒置資源分享給別人,但我們想說的是,共享經濟只是一個詞彙,應該要去跳脫字面的意思,去看這個背後希望傳遞的價值是什麼。」

對 Jeffrey 來說,共享經濟的目的,是希望創造一個更友善的交通選擇,進而讓更多人享有更乾淨、更智慧的生活。「如果有覺得我們在做的事情是正面的,為什麼不能支持,而要一直去抨擊說這是假共享呢?這是比較多人對我們在做的事情會有的誤解。」

我們接著好奇,對 Jeffrey 來說,創業這五年來,曾經做過最困難的選擇是什麼?「應該還是在創業初期,當時說要做共享服務,但沒有確定要用電動車或燃油車。當時 Gogoro 也還沒出來,雖然我們希望做電動車,但以當時的市場,無論是電動車的電池續航力或價格,甚至是基礎建設等,都還不足夠成熟讓我們可以直接運用。」Jeffrey 說道。

「所以那時候,我和夥伴很掙扎到底要做哪一種,雖然過程很難,但最後還是希望帶給消費者一個結合綠能的新服務,所以才會有共享智慧電動車的模式出現,也很慶幸當初我們有做這個決定。」

吳昕霈:選擇,形塑了你個人的價值觀和個性

除了事業,人生中也曾做過什麼困難的選擇嗎?「最困難的,應該就是選擇從美國回台灣吧。我是 18 歲離開台灣去美國的,後來也適應了那邊的環境、找到好的工作,所以也想過就在美國生兒育女過一輩子。後來會有回台灣的想法,一方面是認為台灣才是自己的家,加上父母也都在台灣,那時自己也已經 30 幾歲了,所以要在台灣創業,等於一切都要從頭開始。當時要做這個抉擇,確實是滿困難的。」

現在回頭看,我們請 Jeffrey 分享,WeMo Scooter 對他來說是什麼?「選擇」之於他又代表著什麼意義?

「創辦 WeMo Scooter 那一天,也是我大兒子出生的日子,所以我一直都說,我們那天有了一對雙胞胎。創業這幾年,確實也看到商場如戰場,有滿多黑暗面的,所以我覺得選擇就是一種價值觀的展現吧。你會知道,有些人選擇了和你不太一樣的道路,那你自己又為什麼要堅持?每個人的選擇,都可以看見他們的個性,或是他們希望成為的模樣。」Jeffrey 與我們分享。

關於「選擇」的快問快答

Q1:如果可以從現在的⼯作解放一個月,你會想做什麼?
Jeffrey:我還滿務實,就算能從工作中解放,應該還是會去思考工作,像是往海外拓展的可能。所以會想去東南亞各地去看看,因為我還不夠了解他們的在地文化、生活。摩托車是非常在地的產業,你必須先設身處地的理解當地人的需求,才可以設計出適合他們的交通服務。所以如果給我一個月,那可能就是去過一個月他們的生活吧。應該還是會帶家人一起去,還有幾本書,我覺得還是需要不斷的學習,才能持續推動更多新的事物。

Q2:如果你可以去經營 WeMo Scooter 以外的公司,你會選擇投入在哪一個產業 / 企業?
Jeffrey:我應該會想要挑戰和食物安全有關的產業,因為活在這個世界上,前三名最重要的事情一定跟家人、價值觀和健康有關。既然知道病從口入,那我們可以怎麼做讓食物更安全就是一件很重要的事情。雖然這個產業已經有提出很多 Solution,但我覺得這樣的投入不嫌少,就算是紅海,還是希望從頭了解這個產業,看看能創造出什麼不一樣的事。

Q3:如果可以把你的能⼒交換成另⼀個能⼒,你想怎麼換?
Jeffrey:我可以把很會賴床、偷懶的能力換成很厲害的記憶力嗎?我真的很容易記不住事情,如果沒有記在我的 Calendar 上面,一踏出門就會忘了。如果可以擁有良好的記憶力,應該可以讓我再更有自信一點。

《未來的選擇》

以永續的智慧車聯網技術,打造更「以人為本」的交通服務

訪談最後,我們也請 Jeffrey 聊聊,覺得十年後不會變的事情是什麼?「對地球更友善,也更極致的消費者體驗,相信會是大家持續追求的事情。要怎麼讓消費者持續使用你的服務,是很大的重點,因為不用你的服務,就無法永續經營,也就沒辦法創造對地球更友善的交通服務,所以需要透過消費者的支持,讓你的理念能持續的實現。」

而對於 Jeffrey 來說,什麼是自己一直相信,可以透過 WeMo Scooter 帶來的改變?「如果有越來越多人認同我們在做的事情、有更多人擁有這樣的價值觀和選擇,那我們就會讓城市裡的車子數量更顯著的減少。以摩托車來說,台灣現在有約一千四百萬輛,但使用率只有大概 3-4%,一天平均只有使用 30-40 分鐘,這意味著,有很多人一天連一次都用不到。」

「如果這些都能轉換成共享的運具或大眾運輸系統,那依照我們的推測,就可以減少 30-40% 的車輛,進一步把更多的綠地和公共空間還給大眾,讓城市開始有不一樣的樣貌,創造出更永續的生活環境。」Jeffrey 補充說道。

左為綠藤共同創辦人 Harris

作為提供創新車聯網服務系統的 WeMo Scooter,如何運用新的科技,提升機車騎士和城市的安全,會是品牌的重要下一步。Jeffrey 也提到了 V2X 技術(Vehicle-to-Everything)未來的應用,讓未來不只是單純的共享機車服務,而是能提供 5G 時代適用的商業模式,和一個更「以人為本」的智慧交通服務。

「我們確實看到 5G 發展的可能性,希望有一天可以做到的是,每個 WeMo Scooter 的使用者,如果真的要發生任何事故時,可以預先知道,車子更是聰明到能夠幫使用者主動排除這些事故,雖然現在可能聽起來遙遠、有技術的困難度,但我還是相這是 WeMo Scooter 會做的選擇,也是我們的使命和責任。」

 

謝謝 Jeffrey 和 WeMo Scooter 團隊,讓台灣在過去十年有了這麼多的美好,也讓【關於台灣的 N 道選擇題】得以發生。

 

十年選擇專欄

30

本文作者

Michelle Chang

綠藤資深品牌編輯 & 內容實驗家。對於能透過文字傳遞理念、並為這個世界帶來多一分美好感到幸運。平常喜歡探索純素料理,另個身分是澳洲與台灣註冊營養師。

Subscribe newsletter

訂閱《綠藤純淨生活電子報》

一週一封,致力提供具實證科學精神的純淨保養觀點、產品 Q&A 到環境永續靈感,以及不定期專屬讀者優惠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