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2 月 18 日的清晨六點,綠藤的涵睿從漆黑的波士頓出發,開了四個小時之後,來到了零下十度的佛蒙特州(Vermont),終於見到 Jeffrey Hollender。在一小時的對談中,Jeffrey 總是微笑地問著:「我能夠怎麼幫你?(How can I be helpful?)」。

雙方討論的主軸在於:一個社會責任新創事業可以努力的方向、台灣近期的清潔劑議題、與針對資源永續性的願景。

關於 Jeffrey Hollender,一位真正的綠色行動家

Jeffrey Hollender 是一位美國知名創業家、作家、社會運動家、與美國最大的天然環保清潔產品公司 Seventh Generation 的共同創辦人、前任 CEO、總裁兼”首席靈感主角” (Chief Inspired Protagonist)。從零開始,他帶領 Seventh Generation 成為一個消費者信賴、透明營運的領導品牌;同時,他也創辦了美國永續企業協會,同時擔任美國綠色和平、非營利組織 Verite、與美國環境健康基金的董事。

在著作上面,他共著有六本關於綠色生活、企業責任的暢銷書籍。簡而言之,他是一位真正的綠色行動家。

如何讓世界變更好,從了解消費者的「綠色覺醒三部曲」開始

首先,我們想知道 Jeffrey 過去如何從零開始,將 Seventh Generation 打造成美國最大的環保天然清潔產品公司。「從多認識身邊的消費者開始!」Jeffrey 提到了每天生活中的必需品、人體健康、與環境永續之間緊密的關係,其實比大部分消費者想像中還要深,而多數的消費者會循序漸進地透過三個階段培養這樣的綠色意識:

1. 第一階段 In the Body:消費者會先注意自己吃進去了什麼,從每天的飲食對自己健康的影響,開始重視無毒與有機飲食,在美國,Whole Foods 扮演了很重要的角色
2. 第二階段 On the Body:接著,消費者會開始關心自己在身上塗抹了什麼。每天用在自己身上的產品,是否有許多不必要而有疑慮的化學物質,如每天使用的洗髮精、沐浴乳、與乳液等等。
3. 第三階段 Around the Body:經歷前兩個階段後,消費者才會開始將注意環繞自己身邊的環境,逐步關注自己生活對於環境的影響,如節省水資源、替代能源等環保議題。

註:涵睿從網路上找到了 Jeffrey 所提到的這個概念,看看你屬於哪一個階段!

要改變,教育是唯一的一條路

在過去 20 多年,Jeffrey 與 Seventh Generation 花費了無數心力讓政府、企業、非營利組織、以及消費者更正視環保議題,讓環保清潔產品從毫無規模可言,到現在蔚為風尚。現在 Seventh Generation 成為美國環保居家清潔品的領導者、Jeffrey 自己本身更直接影響許多美國龍頭企業在社會責任上面的決策。關於這些成績,Jeffrey 坦白說這一路走來並不容易,是靠著「非常多人」一起努力才有些許成就。

如何讓更多人正視這些議題?Jeffrey 很嚴肅地陳述:「教育,是唯一的路。而一開始絕對要專注讓更多高知識分子加入這個陣營」

談台灣近期清潔劑添加殺蟲劑議題,為什麼要用榔頭打螞蟻?

碰到難得的世界級清潔劑專家,也針對台灣近期清潔劑添加殺蟲劑的議題詢問 Jeffrey 的意見:到底要求清潔劑除了清潔、還要能夠有效殺菌、去除塵螨是否合理?他皺起眉頭說:「打螞蟻,為什麼要用榔頭?」,在他的想法中,清潔劑就應該扮演好有效清潔的角色,別忘了人體也會受到這些殺菌、殺蟲機制的影響,而這些化學物質對於環境的傷害很大,他並不贊成這樣的作法。

同時 Jeffrey 提到了多數居家與個人清潔保養品的配方設計上都有「過度設計與過度開發」(over-design/over-engineer)的問題,這些產品含著太多我們不需要的東西。

消費者有權力知道,你買的產品到底是什麼!

美國與台灣其實有著類似的問題,由於法令沒有嚴格管制,大多數清潔產品並沒有完整標示他們所使用的成份、甚至許多成分就乾脆不標示了。當我問 Jeffrey 這個問題,他說:「你可以打 Seventh Generation 的客服專線,問他們每一個產品用了哪一些成分,客服專員應該要能夠詳細解說,同時告訴你每一個成分對你與環境的影響,這是我當初要求的。」他認為這是消費者基本的權力。以下,記錄了 Jeffrey 對於想投身於綠色社會責任領域創業家的 4 點建議:

1. 從原料開始,真正了解你的產品:「一個號稱天然的產品,在生產過程中卻充滿對於環境的汙染,這樣是好的產品嗎?」 Jeffrey 認為,在產品設計上,單純優異的配方是不夠的,而必須進行生命週期評估(Life Cycle Assessment),深入了解原料來源與其製造過程中對於環境的影響。
2. 善用電子商務:在傳統零售通路上,綠色新創事業很容易遭遇到傳統大型消費品公司的打壓與欺負,但在電子商務上比較沒有這樣的問題。令人訝異地,對於 Seventh Generation 來說,即便已經打入 Target、Walmart、Whole Foods 等大型通路,單一最大銷售通路仍然是 Amazon。
3. 規模的重要性:平均而言,較為環保、天然的產品成本一定高出市售產品許多,也因此一開始售價必定較高,但要做一番事業、有更多影響力,還是要把規模做起來讓整家公司更有競爭力:Seventh Generation 在剛開始的時候,產品價格都是一般市售產品的兩倍,但隨著規模與成本控管,現在售價已經跟市售產品價錢差不多!(這真的很了不起)
4. 慎選投資人:Jeffrey 也提到,若創辦人無法維持51%的股份,整家公司可能就沒有辦法完全朝著自己相信的理念經營:也因此他的新公司並不向創投、私募基金、避險基金募資,而是以個人投資人為主。關於選擇投資人,Jeffrey 更有一個獨到的過程-Reference Check,他建議在接受任何投資者資金錢,一定要向該投資者曾投資過的公司打聽過去合作的情況。

對於未來的願景-淨正向(Net Positive)

在會議的最後,詢問  Jeffrey 對於未來的願景,卻聽到了一個令人省思的答案,「我過去所做的事,包含在 Seventh Generation 所進行的努力,只是在努力修復許多不合理的現象,但整體而言,這些努力並沒有讓世界真正的變更好,而是比較沒有那麼不好而已(Less bad, but it’s still going bad)」的確,以環保清潔產品為例,縱然比傳統石化為基底的產品好太多,但仍然對環境會產生負擔:他期待,未來有更多淨正向(Net Positive)的產品與社會責任企業出現,在更多大企業真正地擁抱社會企業責任之後,在經過一個臨界點(Tipping Point)之後,這個世界每一天會變得更好,這也許只是一個夢想,但是他每天努力的方向。

Jeffrey 還特別勉勵涵睿,說這樣的願景真的不容易,但真的越來越多人嚴肅看待資源永續性,同時還特別提到 MIT 與幾位教授的貢獻(他特別推薦提出 Theory U 的 Otto Scharmer 教授以及 MIT Sloan 知名的 System Dynamics)沒想到,還從這樣一個意見領袖身上學到了在 MIT 可以怎麼選課。

註:涵睿獲得  Jeffrey 親筆簽名的兩本書 Naturally Clean、與 Planet Home,可惜兩本台灣都沒有翻譯。而後來發現 Planet Home 很像林碧霞博士所著的恐怖的家庭有毒物質!

心得:這是一趟深具啟發的旅行

在回程的路上,涵睿與 Faye 一直在討論,能有這樣與十年來偶像對談的機會出現,這學期的 MIT  學費應該都值得了!很多困擾很久的問題,Jeffrey 以完全不一樣的高度給了我們答案,而許多建議更是綠藤直接可以努力的方向。也很高興有這樣的機會能在這樣一個世界級的意見領袖面前,告訴他在地球另一端的台灣,一樣有很多人在為相同的目標努力著,而他說「很開心可以知道這樣的消息!」

實際上,來到美國之後,真的覺得台灣人應該驕傲,我們的土地很小,我們有很多食安與環境問題,但我們至少正視這些問題,而我們也有主婦聯盟共同購買合作社、里仁、248 農學市集、與上下游新聞市集等真正用心的民間組織與團體,這並不容易。

1
綠藤生機 Greenvines

綠藤生機 Greenvines 本文作者


於 2010 年創立,為台灣純淨保養品牌。相信純淨不該盲目信仰天然,而是從中找尋與安全的交集,因此拒用 2700+ 項非必要成分,被國際媒體譽為系統性的配方改革。目前為亞洲唯一連續四年蟬聯「Best for the World」大獎的 B 型企業。了解更多關於綠藤 >>


READ NEXT