熱銷補貨到,新品快閃優惠只到 05/31!新會員註冊再享 $100 購物金 立即前往
會員中心
新註冊會員立即領 $100 購物金!

綠藤十年選擇專欄

⽲餘麥酒創辦人陳相全 & 陳昱廷專訪:找到堅持的理由,讓選擇成為自然|綠藤十年選擇專欄

19 11 月, 2020
Michelle Chang

「在即將畫下句點的 2020 年,有什麼是你想好好說聲感謝的呢?」

2020 年,疫情為全世界帶來了許多的不確定性和挑戰,同時也創造了沉澱的契機,更讓能好好生活的每一天,變得更彌足珍貴。身在台灣的我們,除了有說不完的感謝,藉著邁入創業第十年,綠藤希望將台灣過去十年所發生的點滴,以不一樣的方式留下紀錄。

因此,我們與同樣在創業路上擁有著信仰、並和綠藤產生出美好交集的十個品牌,一起在 11 月完成了屬於我們的選擇:【關於台灣的 N 道選擇題】,想和你一起分享。

禾餘麥酒的選擇:復耕台灣大麥種植,創造大麥的商業規模

這次參與【關於台灣的 N 道選擇題】活動的其中一個品牌,便是全台第一個與農夫契作的農業科技品牌【禾餘麥酒】。

禾餘麥酒於 2015 年創立,為了復耕消失 30 年的台灣本土大麥,鼓勵農民從環境友善的契作逐步邁向有機耕作,同時高比例使用在地原料如小麥、玉米,希望透過販售啤酒、無酒精飲品到植物性冰淇淋,翻轉農業困境,讓更多人看見在地穀物的更多可能。

Photo credit: Alechemist

五年來,這些正向行動讓綠藤感到欽佩,並想說聲謝謝:謝謝你們,為了相信的事,選擇不一樣的路,也為台灣帶來了新的可能性。謝謝你們,同行在這條創業路上,讓我們在低潮時,知道另一個擁有信仰的品牌也在努力著。

我們希望禾餘麥酒這樣的一面,有機會讓更多人看見,並讓更多人一起做出好一點的選擇,因此這回專訪了創辦人陳相全(以下稱 Robert) & 陳昱廷(以下稱:阿凱),邀請他們來聊聊為現在和未來做出的選擇,以及這些選擇對他們的意義。

《現在的選擇》

陳相全:選擇留在台灣,用農業生物資產創造國際級的經濟價值

2015 年共同創立【禾餘麥酒】的 Robert,本身也是一位釀酒師,負責品牌的酒款開發,希望透過專業學術背景和創新的商業模式,將農業生產問題帶入啤酒釀造,讓台灣作物和在地啤酒有更多樣性的呈現。我們好奇,在這條路上,一般大眾對禾餘麥酒最大的誤解是什麼?

「最大的誤解,就是認為我們就是做啤酒的。因為我們的產品之一就是啤酒,會有這樣的誤解也不意外,但我們其實是一間農業科技公司,而禾餘一直在做的是生物資產管理。大家可能沒有注意過,台灣的地理位置很特別,可以從種植溫帶作物一直到亞熱帶作物,但台灣對農業的想像比較落後,所以我們想翻轉這種刻板印象,將農業發展成物資財,價值就會變得不同。」Robert 耐心分享道。

禾餘麥酒共同創辦人陳相全 (Robert)

「我們也一直在嘗試讓消費者感受啤酒背後的理念。這幾年我們用了更多的台灣原料,所以你的選擇不單是一瓶精釀啤酒,也等於種下了 30 x 30 公分的農田,如果喝了 24 瓶,就是雙手這樣倒下去的面積。這樣的比喻,比起用公頃、一甲去形容穀物產量,更能讓消費者好理解。」阿凱接著補充。

與消費者溝通,從來不是件容易的事,需要經過一段時間的醞釀,才有機會讓更多人完整理解。

陳昱廷:與農民的深度連結,是激勵繼續往前的動力

我們接著詢問 Robert,有沒有哪些發自內心相信,但和目前主流所認知不太一樣的事情?「其實剛剛講的,都是大家不太相信的事。但我還是相信,台灣小面積的栽種方式,是可以真正創造出國際上的經濟價值的。我們可以重新定義台灣農業的經濟規模,以前農業講求的是越大越好,越大才能產生更多邊際效應,但如果是縮小,縮小到什麼程度,還是可以讓種植的人繼續保著希望,而不覺得農業已經是夕陽產業,然後依舊可以找到盈利的方式。我覺得禾餘麥酒在做的事情,就是相信可以用生物管理去扭轉這個現狀。」

那麼,目前營運上碰到最困難的選擇是什麼?「應該就是要不要繼續做吧,因為這一路真的沒有大家想像的那麼順利。」是什麼原因讓你們決定繼續做下去?「收掉其實也蠻麻煩的。」阿凱給了一個讓人啞然失笑的回答。「除了有點麻煩外,我們在生產原料上面,本來有些人覺得是我們在幫助這些小農,但其實是這些農民協助我們生產這些原料,所以和農民的連結,已經在不知不覺中變得越來越深。」

禾餘麥酒共同創辦人陳昱廷 (阿凱)

阿凱和 Robert 心理明白,過去的心血是大家一步一腳印走出來的,沒道理因為一時不順就全盤否定,「前面努力了那麼多年,不應該就這樣子結束掉一切,讓農民的付出都付諸流水,可能也是這份責任感,讓我們決定繼續做下去。」阿凱語重心長的表示。

關於「選擇」的快問快答

Q1:如果可以從現在的⼯作解放你會想做什麼?
Robert:如果可以放假一個月,我應該會想回家。我十三歲就去美國了,那邊還有很多同學朋友,如果可以回去,我希望能過著每天釣魚的生活,不用去想公司的事情。因為我的體力很差,所以需要更多的時間獨處、放鬆,當腦袋很空的時候,就會有一些新的靈感跑出來。大家都把科學當作是一種科技,但其實科學的思考是經過不斷的觀察,我覺得這才是我們真正在做的事情。禾餘麥酒在做的,是去觀察和尋找真正適合種植的作物。因為我們相信,沒有真正不好的作物,只有不會使用它、或沒辦法發現它價值所在的人。去觀察和挖掘作物的價值和意義,是我一直都有興趣做的事情。

阿凱:我會蠻想去南非的史瓦帝尼(Kingdom of Eswatini),那裡有一些老朋友,會想去多了解他們的狀況。因為我覺得像我們在台灣做啤酒和農業相關的議題,待久了會有一點麻痺或是鑽牛角尖,所以如果可以去一個不同的環境看,可能會帶來不同的啟發跟靈感。不過考慮疫情不能出國,那我可能會想要用腳踏車環島,如果騎機車或開車可能一下就錯過很多,有些細節是騎腳踏車才能接觸到的。

Q2:你們現在可以跳去經營別的公司,你們想要經營哪⼀家公司?
阿凱:剛剛腦海裡跳出「鬍鬚張」,我覺得大家很愛批評鬍鬚張,覺得他們的滷肉飯不道地,不好吃,但我覺得至少它的餐廳都是乾乾淨淨、規格化,而且品質很穩定,我覺得一個小吃可以做到這件事,非常厲害。如果去開個深夜食堂版的鬍鬚張,好像也不錯!

Q3:如果可以獲得一種能力,你想要什麼樣的能力?
阿凱:我想要有說服力。因為我不是一個很會講話的人,所以很難用可以說服別人的方式,去講那些我覺得能說服別人的話。因為我也不太會去反駁別人,或是我覺得對方說的沒那麼對,但又不太知道怎麼去表達和拒絕,所以如果可以擁有這樣的能力,那可能人生很多的選擇,會變得不太一樣。

《未來的選擇》

繼續堅持所相信的事,朝負碳排放目標前進

創業走過了五個年頭,我們想知道兩人對下一個五年的期許是什麼呢?「對自己的期許是,不要成為社會的負擔。大部分的人生活在世界上就是會造成碳排放,碳排放其實影響的不光是人類社會,更影響整個地球環境,而這是未來所有人都需要面對的,不只是我們這一代的人。所以對禾餘麥酒的期待,也會是用現在的商業模式繼續走下去,我相信我們可以做到更多,甚至達到負碳排放(Carbon Negative)的目標。」

阿凱表示,很多人對於農業的操作,還是停留在慣行農業、會造成高汙染的作法。「我們能做的,就是想辦法讓這一切變得更環境友善一點,因為農業本身就是一個破壞自然生態的模式,但因為科學的進步,讓我們有機會能做到更平衡的狀態。」

為了讓禾餘麥酒能持續往目標邁進,團隊即將要面臨的下一個重大選擇會是什麼?「應該就是要學習怎麼溝通吧。常常會遇到一個問題就是,我們會比較常使用科學的語言,所以對於正確性的要求也比一般人再更高一點。」Robert 舉例,「大家會說我們在復育台灣大麥,但其實是復耕,因為科學的語言講求數據與根據,所以對於說法的正確性,還是會滿堅持用嚴謹的態度去對待。」

右為綠藤共同創辦人 Harris

最後,我們也請兩位分享未來十年,有哪些東西會改變,有哪些則不會改變?「很確定不會改變的,是我們會繼續增加耕種面積,我們的產品也會繼續使用這些原物料,因為這就是禾餘麥酒的核心。」

「要說未來十年什麼會改變的話,希望我們可以有一位專業經理人來管理禾餘。就像是科學家,通常都是在 35 歲之前提出他們的理論,後面的時間,就是去實踐這個理論。希望禾餘也可以這樣,透過和這位專業經理人一起發想農業的創新,然後讓後輩們一起去創造更多不一樣的未來。」

 

謝謝Robert、阿凱和禾餘麥酒團隊,讓台灣在過去十年有了這麼多的美好,也讓【關於台灣的 N 道選擇題】得以發生。

十年選擇專欄

0

本文作者

Michelle Chang

綠藤資深品牌編輯 & 內容實驗家。對於能透過文字傳遞理念、並為這個世界帶來多一分美好感到幸運。平常喜歡探索純素料理,另個身分是澳洲與台灣註冊營養師。

Subscribe newsletter

訂閱《綠藤純淨生活電子報》

一週一封,致力提供具實證科學精神的純淨保養觀點、產品 Q&A 到環境永續靈感,以及不定期專屬讀者優惠。